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36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個善良的殺人犯的故事(3)

“能給我做這個嗎?用銀子。”

  秀姬仔細地看了那張紙。長長的四角型內畫有波紋狀的圖案。

  “這是什麼呀,是耳環嗎?不是?”

  金子沒有回答,那意思好像就是讓她自己看著辦似的。

  “只要是你的囑托,就是金子的我也會給你做。但是,找到那家伙了嗎?”

  “嗯。”

  “殺了嗎?”

  “還沒。”

  “為什麼?”

  “因為忙了一陣。”

  “越好吃的東西越留在後面吃,是那樣的心情嗎?”

  “嗯。”

  14

  入獄前吳秀姬的職業是中學家庭教師,她之所以進監獄是因為與有婦之夫的同事-體育老師產生了愛情的緣故。當然了,其他人都叫秀姬的愛情為‘通姦’。

  被判一年徒刑的秀姬在晚上七點左右和另外一名新囚犯進了牢房。看起來四五平米寬的牢房內有各個年齡段的囚犯六個人,她們都帶著冷森森的微笑迎候著她們的到來。

  “幹什麼?你們這些丫頭是在哪裡混的?趕緊抱上名來。”

  靠墻坐著的四十歲左右的女人,怒視著木呆呆地站在門口的兩個人說話了。嗓音聽起來很粗,長相也很兇。

  “我是吳秀姬,家鄉是忠北寶恩。”

  秀姬低下頭,敬了個禮之後作自我介紹。

  “你,是通姦犯吧?”

  坐在角落裡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開口問。

  “天啊!您怎麼會知道?”

  “你的臉上寫著呢,這丫頭!”

  “你,實在倒霉了。在那麼多的牢房中你偏偏來我們牢房幹什麼,何況是以通姦罪進來的……”

  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這麼說著,轉過頭去瞥了一眼靠在墻上面無表情的兇巴巴的女人。在那瞬間,兇巴巴的那個女人好像是在讓秀姬靠過來似的勾了勾手指頭。

  銹姬看了看周圍的氣氛,然後為了展示一下自己堂堂的威風,努力地挺著胸膛抬起頭走向兇巴巴的女人。

  “你這個沒教養的丫頭!”

  不知是誰一邊罵一邊伸出腿絆了她一下,秀姬咣當一聲向前跌倒。女人們互相遞換著眼神咯咯地笑,但是秀姬若無其事地重新抬起頭。前面出現女人的腳,是長滿腳氣、兇巴巴的女人的赤裸裸的腳。

  “爬過來!”

  兇巴巴的女人沙啞的聲音說。

  “哦?”

  “爬到這裡來。”

  兇巴巴的女人指了指自己的陰部,秀姬慢吞吞地爬過女人的腿靠近那裡。

  “給我脫!”

  “哦?”

  旁邊的其他囚犯打手勢告訴她那個女人的褲子。秀姬猶豫了一會兒。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樣她的目光與沖著貼有兒童搜查傳單的墻壁手裡拿著打開的圣書的年輕貌美女人的目光相遇。那個女人迅速避開吳秀姬的視線把目光轉移到了手中的圣書上。瞬間,兇巴巴的女人用手掌狠狠地打了一下秀姬的後腦勺。隨著噸重的‘啪’聲,鼻尖上冒出了血腥味,腦子發暈。

  “快點給我脫,臭婆娘!”

  秀姬不得不向下拽下了女人的褲子,接著那個女人立起膝蓋張開了陰部。

  “看得見嗎?”

  “哦?是……”

  “那就打個招呼吧!”

  “你,你好……”

  這個兇巴巴的女人就是在青州女子監獄裡無人不曉的魔女——崔賢貞。知道魔女的名字叫崔賢貞的人很少,但是一提起魔女沒有人不知道她是誰。

  魔女一般對不惹她的人大都漠不關心,但是有兩種人例外。一種是像秀姬一樣,以通姦罪進來的女人,一種是魔女喜歡的,那種美麗而豐滿的女人。秀姬正好符合這兩個條件。

  秀姬的監獄生活要比其他囚犯艱難得多,每一天都像在地獄裡度過。早晨一睜開眼就想殺死魔女之後自己也一起死了算了。只要魔女叫她,不管是衛生間還是洗漱間她就得乖乖地跟過去。

  這樣的痛苦生活在秀姬進入監獄兩周後的某一天,被一件突發事件終結了。

  女囚犯們常使用飯粒制作自慰工具,她們每次吃飯時都會留一口飯握在手裡捏揉藏起來。就這樣,飯粒被均勻地捏碎後搓成長長的條狀物,放在衛生間的窗外或陽光充足的地方曬幹。然後,第二天也同樣捏碎適當量的飯粒後追加在前一天曬幹的飯粒上做成男性生殖器模樣,把它曬幹就可以制成像石頭一樣堅硬的男根(陰莖)。這又稱“飯粒丈夫”。

 

 

 

推薦此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