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2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3年刑滿出獄(8)

“親愛的,金子小姐的監獄生活是怎樣度過的呢?”

  8

  牛少英見到金子是在服刑的第二年。

  有一天晚上,二十歲的金子和三十歲左右的一名新犯一起走進了牢房。

  “你們是犯什麼罪進來的,丫頭?”

  牢房的老大牛少英沖著呆呆地站在門口的兩個已決犯問道:

  “我,我是因違反醫療法。”

  “做什麼了?”

  “紋身還有整形手術什麼的……”

  “媽的﹗你知道我們這裡的老大姐的臉為什麼變成這樣了嗎?”

  牛少英指著旁邊正在開玩笑的老已決犯。

  “因為找像你這樣的江湖郎中做手術,所以現下臉變得這麼‘漂亮’了。你這次死定了。”

  “你是?”

  另外一個已決犯看著金子問道。

  “誘拐殺人……”

  說完這句話,金子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啊,你就是那個……你的人生也真是……是無期吧?”

  “是。”

  “你這瘋丫頭,沒事干去抓一個孩子殺死?沒斃了你就不錯了。”

  “還不如死了呢。一提起無期徒刑……就夠了,夠了。”

  “我靠,倒霉的丫頭﹗”

  當時,牛少英天天給在大田監獄服刑的丈夫寫信。在摺疊信紙後就變成信封的這種那種監獄用明信片上,用藍色圓珠筆密密麻麻地寫著,但是大部分內容都不是字而是心型。

  牢房的規則就是牛少英寫信時誰也不能打擾。牛少英其他時候性格大方,但是誰要是妨礙她寫信她就會用最骯髒的話來罵人。而且,如果再寫錯了幾個字那就像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兒似的大喊“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然後不管惹出是非的是誰,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她都會揮拳打過去。由八個人生活在一起的牢房內本來有叫“服務生”的室長,但事實上牛少英就是這裡的室長(老大)。

  牛少英就像男人一樣愛打架。論打架,在青州女子監獄裡說她排行老二都有點委屈她。

  有一次,可能是看我行我素的牛少英不順眼,三個縫紉工廠的老大過來找茬兒。結果,一個鼻梁骨被打塌、一個腦門縫了十三針、剩下一個被打掉兩顆門牙。要不是看守們趕過來勸架,後果不堪設想。當然,在這次打架中牛少英也受了不少損失,但和對方相比那簡直像麻雀的眼淚。她只不過受了點輕微的擦傷,掉了點頭髮,胳膊上被咬了一口而已。

  就因這次事件牛少英失去了假釋的機會,被關在一平米左右的審訊牢房裡一個月。最無法忍受的是既收不到丈夫的信也無法給丈夫寫信。

  在以後的日子裡,牛少英還因經常打架被關了好多次。因此,其他牢房的已決犯們不敢欺負和牛少英一個牢房的以金子為首的已決犯們。

  金子被判無期徒刑從拘留所轉到監獄之後,有一段時間像孩子似的每天以淚洗面。雖然在工廠不怎麼哭,但是每天早晨起床號響起之前或臨睡前都哭得非常厲害。

  臨睡前的時間是牛少英寫信的時間,所以人們甚至懷疑金子是不是故意等到牛少英寫信的時間,然後用哭來妨礙她寫信。每當這時候,牛少英就大罵“臭婆娘,真他媽的倒霉,哭什麼呀﹗”那樣的話,金子就硬忍住哭泣蜷縮在那裡深呼吸五次。已決犯們很好奇地看著金子的那種舉動,金子好像深呼吸五次之後就能穩定下來。

  有一年的春天,在青州女子監獄橫掃一時的牛少英神話徹底破滅,那是每天都照例進行運動的三十分鐘時間。在閃避球比賽中,被金子敏捷地躲過去的球打中了少英,她無力地倒了下去。經檢查發現牛少英患上了慢性腎衰,直到腎臟功能全部喪失,她沒有過任何知覺。

  在監獄內惡劣的環境下,沒有得到像樣的治療,牛少英奄奄一息。雖然向監獄當局提出了多次停止服刑的申請,換回來的卻是法務部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有錢有勢的人就一點點小毛病都會得到精心的治療,而少英的症狀越來越重卻依然被關在監獄裡得不到充分的治療。頂多就是每周一次去外面的醫院接受透析治療。

  少英一想到看不到想念的丈夫就死在監獄裡就幾乎絕望了。但是,那時候一個天使般的人降臨在她的面前,那就是”親切的金子”。金子很干脆地說把自己的一個腎臟捐獻給少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