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2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3年刑滿出獄(6)

那天,張氏也像往常一樣吃完“timing”,在夢幻狀態下值完夜班正騎自行車往家走。但是,恢復意識後睜開眼睛一看自己躺在醫院,而且一條腿也沒了。據說是被卡車撞了。

  在那之後,自暴自棄的張氏去了父母生活的青州。看到年過四十還沒娶媳婦的兒子成天以酒度日,張氏的母親每天費力地推著輪椅帶兒子去教堂。而且受在教堂結識的一位看守的委托,雖不情愿但還是去了青州女子監獄參加義務服務活動。

  和其他監獄一樣,青州女子監獄裡也有幾處工廠,其中的一個就是糕點廠。在那裡張氏每周對囚犯們講解一次制果技術。

  幾個月後的一天,張氏嘗到一位綁架犯制作的巧克力點心,如果表述張氏當時的心情那簡直是“不想活了”。監獄分給囚犯們的材料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但金子卻使用那些材料做出了以前只有一個國家的國王才能吃到的點心。

  嘗到金子做的點心而想到死的張氏有兩個原因:一是感動於自己教出來的囚犯能做出這麼可口的點心,另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留日歸來後在制果業界摸爬滾打了那麼長時間,但手藝卻比不上一個囚犯。

  從那之後,監獄用於慶典或接待的糕點大部分都出自金子之手。嘗過金子做的糕點的人們都會說:“世上嘗到最苦味的人制作出來的世上最甜美的糕點。”每當這時候,金子都說是因為遇到了好老師,并對張氏大加贊賞。

  有了優秀的弟子,老師也得加倍努力學習才行。張氏為了繼續教金子不得不拼命地學習新的制果技術。就這樣張氏有了開始重新生活的勇氣,在遇見金子的第三年他重返首爾,經營了一家以蛋糕裝飾為主的制果店。

  但是,再次與金子相逢的張氏現在的心情并不只有喜悅,他覺得金子變了很多。再也不是給周圍的人帶來活力的那個“親切的金子”了。

  6

  永登浦區文來洞一帶從日寇占領時期開始就以煉鐵廠而響譽四方。從前到現在,在沒有幾平米的空間內放下一兩臺沖床,三四個職員在那裡進行焊接或切削之類的工作。他們這些人的手藝可是一流的,所以人們常說只要有需要在這裡制造噴氣式飛機都沒有什麼問題.

  濺著火花用銑床削鐵的黃氏抬起頭,看見妻子牛少英和一個陌生女子在煉鐵廠門口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陌生女子比妻子更加年輕漂亮。瞬間,黃氏馬上斷定這個女子就是金子,妻子經常念叨的比自己搶銀行還英勇的故事就是關於這個女子的。

  牛少英一米七的個兒略微顯胖,第一次見到牛少英的人都會聯想起女運動員。性格也像男人一樣豪爽,口氣和嗓音卻像女高中生一樣纖細和溫柔。第一次聽到牛少英用她那短舌音發出的纖細嗓音,你會因她聲音和外貌的鮮明對比而笑出聲來。

  “親愛的,金子來了。”

  牛少英這才鬆開金子,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發出短舌音向丈夫介紹金子。

  牛少英的丈夫黃氏也以不亞於妻子的熱情歡迎金子。他丟下手中的活兒跑過來,在衣服上蹭了好幾次手,才和金子握了握手。

  他們立即關上煉鐵廠的大門,一邊烤著買來的五花肉一邊喝起了燒酒。

  “但是,孩子,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少英一遍一遍地打量著金子,一邊給金子斟酒一邊說。

  “該變了,從監獄出來了,應該是有點兒變化才對……”

  金子不回答,黃氏就替她解釋了。

  “也是,我們也變了很多……”

  7

  黃氏和牛少英第一次見面是在鄉下的農協。黃氏是把守鄉下農協的義務警察,而少英是需要一大筆錢而搶銀行的強盜。

  深秋的一天下午,二十多歲的女子開著車來到農協,把車停在門前,然後從後坐拿出一把氣槍走進農協。盯著陌生女子的黃氏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女子是銀行強盜,甚至還點頭向這個女子打招呼“歡迎光臨”,在鄉下,在秋季看到氣槍是很平常的。

  但是,女子突然跳上柜臺,用槍對準人們大聲喊“趴下”。義務警察黃氏一邊趴下一邊焦急地想拔出煤氣槍,但與那個女子的目光相遇的瞬間他徹底放棄了。舉起槍像自由女神一樣傲然佇立在柜臺上的美麗女子宛如不可侵犯的女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