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3年刑滿出獄(4)

“我靠﹗”

  油紙炕下面連張紙都沒有。那些並不是為了治胃病而是為了治性病積攢了二十多天的錢,不知道是怎麼被他找到的,柱子連陽姬積攢下來的看病錢都拿去賭了。

  柱子玩了個通宵第二天早晨才回家。好像是和地位很高的人一起玩似的,還穿著從來不穿的西裝。

  “幹嗎那麼看著我?臭婆娘﹗”

  柱子根本不在乎陽姬的表情,醉醺醺地脫下西裝,扔給陽姬。

  “別讓它起褶,好好給我掛起來﹗”

  接著想要解開領帶,卻怎麼也解不開,就站在鏡子面前忙活了半天。似乎領帶不是系的倒更像是拴上去的。最後,柱子還是先脫下印有女人口紅印的襯衫扔給陽姬。

  “哪來的西裝?”

  “你這種臭婆娘打聽那些幹什麼?哈,真是的……別那麼傻愣愣的坐著,快過來給我解開,臭婆娘﹗”

  陽姬一開始還真想替他解開領帶,但是她拽著領帶,發現越拽越緊的感覺非常舒服。那領帶就像死囚脖子上掛著的粗繩。

  一看領帶勒得脖子疼了,柱子就想動手打人,舉起拳頭髮起脾氣來。瞬間,陽姬就像鬧著玩似的使勁吊在領帶上。果然,陽姬挨了好幾拳。鼻子和嘴角都流出血,但是和往常不同的是,這血讓她興奮。揮拳的柱子想要解開勒著脖子的領帶而拼命掙扎,但那為時已晚。

  陽姬雖然塊頭大,但對於引體向上還是很有自信的。中學體育課只有引體向上總是得滿分。

  陽姬馬上調換姿勢,用右側肩膀扛著領帶,彎下腰使勁向前拉。不一會兒,柱子翻著白眼吊在陽姬的後背上,軟癱癱地跪了下來。陽姬更加感到了快感。看到口吐白沫倒下去的柱子就有一種達到性高潮的麻酥酥的感覺傳遍全身。為了最大限度地享受那喜悅,陽姬用腳踩住倒下去的柱子的脖子使勁拉領帶,一直到手抽筋為止。

  陽姬收監於首爾拘留所後,又以殺人罪被判五年徒刑移送到青州女子監獄。青州女子監獄有很多老已決犯,這裡的女已決犯以欺負人而出名。

  “來客人了﹗”

  深夜,陽姬被送入青州監獄牢房裡。這是今後幾年要住的三四平米左右的牢房。

  陽姬拎著像菜籃子一樣用布編成的兜子進入牢房,站在門前看了看其他已決犯的眼神。在室長命令坐下之前是不能坐下的,如果隨便坐下,則將以整頓軍紀為名會被蒙著被子狠狠地打。

  “我叫金陽姬,被判五年。”

  陽姬低下頭向牢房裡的七個已決犯打招呼。

  “五年的話應該是殺人犯吧,你,在外面是不是賣身的?”

  看起來歲數大一點的已決犯一邊上下打量著陽姬一邊問︰

  “什麼?您怎麼知道……”

  “在你的腦門上都寫著呢,這丫頭﹗等你從這裡出去的時候也可以以桂龍山女道士的名義到處給人算卦了。丫頭,從那裡來的?首爾嗎?”

  “是。”

  “走了這麼長的路辛苦了,去馬桶旁邊坐下吧。”

  但是,在陽姬向廁所走去的時候有人伸腿絆了她一下。陽姬“咣當”一聲摔倒在地板的正中央。看上去漠不關心的已決犯們互相遞著眼色呵呵地笑著。瞬間,陽姬淚水奪眶而出。一想到今後的幾年在這樣狹窄的房間裡將要和這些女人們磕磕碰碰地度過,眼前一片漆黑。

  也不能這樣躺在那裡,於是陽姬慢慢地抬起頭站起來,發現了面向牆壁打開聖經以祈禱的姿勢坐著的女人。女人不僅臉蛋非常美麗,而且明亮的眼睛深邃得就像天使。那一刻,陽姬明白了眼前的女人就是“魔女”。她在首爾拘留所的時候一個戴三顆星的警察跟她說過在青州監獄會遇到擁有天使般美麗的,臉上發光的人。那個女人的外號就是“魔女”。

  “魔女”對面的牆上並排貼著印有叫樸元茂的六歲小孩照片的失蹤者搜查傳單和印有稱為“魔女”的女人的類比畫像的嫌疑犯緝拿傳單。“魔女”正想打開聖經望著那傳單做祈禱。

  在這第一天,陽姬躺在廁所門口適應不了新的睡鋪上,折騰半天才入睡。夜間突然睜開眼睛時,她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赤身裸體的柱子站在牢房的正中間,正使盡渾身解數想解開緊緊纏在脖子上的領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