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3年刑滿出獄(2)

救護車一到,金子和元茂母親就被一起送往醫院。在去往醫院的路上,金子向帶著氧氣罩的元茂母親無數次地請求原諒,但最終還是沒有得到肯定的答覆。

  金子在監獄勞動十三年掙得的錢全部用在了縫合手指的手術上。

  2

  一年又要過去了,市場裡比往常冷清。只有位於市場入口處五平米左右的“貝多芬美容院”例外。客人們大都希望用嶄新的面容迎接新年,美容院裡特別擁擠。

  天黑了,手中纏著繃帶戴著一副大墨鏡的女人出現下美容院的門口,探頭探腦地向裡面張望。剛剛喝了幾杯的一群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從市場裡面的米酒店走出來,突然停下了腳步。視線不約而同地聚集在正往美容院裡窺探的這個女人身上。因為漂亮,好像在那裡見過,更因為那搭配不協調的墨鏡和繃帶……

  似乎很長時間沒有見過太陽了,那個女人的皮膚非常白,那烏黑的頭髮絲毫沒有染燙過的痕跡。一米六五左右的身材,偏瘦。身上雖然披著一件新大衣,但一看就是便宜貨。就像是在路邊攤買來的二手貨,只能對付著穿。

  金陽姬沒怎麼吃中午飯,一直站在那裡剪了幾個小時的頭,只覺得手腳發麻、頭腦發沉。雖說客人多,但大部分都是沒什麼掙頭的五千元一位的男客人。

  “你是小姐還是大嫂?”

  正在剪頭的四十歲左右的男客人問了一句。

  “在大叔眼裡,是小姐呢,還是大嫂呢?”

  那個男人仔細看了一眼鏡子中的陽姬的臉。陽姬臉上的妝化得特別濃。

  “有三十五歲左右?那應該是大嫂?”

  “是,對了。”

  陽姬不耐煩地回答道。

  陽姬今年才三十歲,可在人們眼裡她比三十五歲的人還老。陽姬顯得格外憔悴。

  “那個女人是幹什麼的?”

  聽見背后的嘟囔,陽姬停下手中的活把頭轉向門口。

  “天啊﹗”

  那個身影,金子正站在大門口靜靜地望著她呢。金陽姬徑直跑出去撲到金子懷裡,用還舉著剪子和梳子的雙手緊緊擁抱著她,眼裡浸滿了淚水。就像死去的丈夫又復活了似的激動。

  “比想像中出來的還早……”

  過了好一陣陽姬才鬆開雙手,說道。

  “嗯。”

  “耶誕節特赦?”

  “嗯。”

  “怎麼不提前跟我聯繫?”

  “有點忙。”

  “手怎麼了?”

  “被刀切了一下。”

  “這段時間好像變了很多啊。”

  “我要找一個臨時住處。”

  陽姬的單居室位於斜坡上,需要向上走10分鐘左右的路程,馬路兩旁佈滿林蔭樹,還有路燈。

  金子跟著陽姬走進那間破舊的單居室,環視一周,屋裡很簡陋,而且味道跟監獄沒什麼區別。在屋內的一角擺放著一張小型單人床和一個衣櫃,窗邊也只有一張美容院專用的橙色旋轉椅子。不管是洗手間還是衣櫃都看不出有男人進出的跡象。

  金子走到發舊的梳妝台前照了照鏡子,整齊的頭髮上閃著亮光,是陽姬的手藝。這十三年來她們一直留著同樣的髮型,突然改變了髮型還真覺得有些不習慣。

  “從現下開始,來青州的殺人犯都夠受的了。”

  正在翻衣櫃的陽姬用明亮的聲音說道。

  “為什麼?”

  “因為,為她們祈禱的善良聖女出獄了,嘻嘻嘻……”

  陽姬從衣櫃裡拿出一件還算乾淨的連衣裙遞給金子。

  “穿過的,但是現下急,沒有辦法,先將就穿一下吧。要是提前通知我一聲的話,我就會準備一套好衣服了。”

  “沒有鞋嗎?要是有一雙紅皮鞋就好了……”

  “明天我去百貨商店給你買一雙漂亮的。”

  陽姬說著,挪動著小步走過來投入到金子懷裡。好像已經分別了一個世紀,陽姬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想給你準備更好的,知道嗎?”

  但是,與以前不同的是,抱著陽姬的金子的手有點僵硬。

  “你有煙嗎?我想抽支煙……”

  對於金子的回應陽,姬露出惋惜的笑容,從她懷裡抽身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