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3年刑滿出獄(1)

叮咚﹗叮咚﹗

  門鈴響起,元茂的母親正在廚房裡忙著準備晚餐。

  “誰呀?”

  “對不起,可以開一下門嗎……”

  低頭站在門前的是一名陌生女子,眼睛畫著濃妝,穿著水滴紋的夏季連衣裙。這個人不是精神上有什麼問題就是生活上正處於困境。

  “有什麼事嗎?”

  “我,我……”

  “孩子他爸,你出去看一下吧。”

  “究竟是誰呀?”

  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報紙的元茂父親走到門口。最終也沒確認那人是誰,很不耐煩地打開門。

  “有什麼事……”

  站在大門外的女人突然走進來撲通一下跪在了他的面前。

  “是誰呀?”

  過了好半天也不見什麼動靜,元茂的母親有點納悶,走向大門。頓時,她的表情凝固了,愣在那裡。跪在那裡的正是李金子。十三年前,就是這個女人……

  “這是……”

  元茂的母親臉部肌肉痙攣,頭腦發暈,連話都說不出來。

  李金子看到她重新站起來又跪在她的面前,元茂的母親嚇得直往后退。

  “請您原諒……”

  還沒等把話說完,元茂的母親閃電般沖進廚房,拿起剛才切泡菜的菜刀跑出來。

  “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什麼地方?你還敢來﹗你還要不要臉﹗”

  元茂的母親已經失去了理性。若這樣放任不管,非鬧出人命不可。元茂的父親撲上去抱住舉起菜刀的元茂母親攔住她。

  “出去,快點﹗馬上給我出去﹗”

  面對元茂父親歇斯底裡地喊叫,金子動也沒動。

  “請你們一定要原諒我。”

  金子含著淚低下頭,一滴眼淚掉落到客廳的地板上。

  “看她這不要臉的家伙﹗還敢來這裡﹗還敢來這裡……”

  “馬上給我滾出去﹗”

  在元茂母親和父親推推嚷嚷的時候,元茂母親手中的菜刀掉在金子的膝蓋前。金子看著菜刀愣了會兒,然後迅速操起菜刀站起來。

  “幹、幹什麼?”

  元茂父親被這一舉動驚呆了,他推著夫人慌忙躲進了屋。失去理性的元茂母親也被嚇得不知所措。

  金子拿著菜刀跟在元茂父母身后進了客廳的裡側。

  “我想你們可能無法原諒……但是,請你們一定要原諒我。”

  低聲說完,金子把左手放在了茶幾上,握緊其他四個手指頭只留下小指。從容地舉起右手上的菜刀砍下去。霎那間,刀刃穿過小手指深深陷入紫杉樹根製成的茶幾上。被切斷的手指斷端露出白花花的肉和骨頭。瞬間,噴出一道紅紅的血線。

  “幹,幹什麼?這究竟是在幹什麼﹗”

  元茂父親撲向金子大聲喊著。

  “請您原、原諒我……”

  金子咬著牙從茶幾上拔起菜刀又舉到半空中。下一個目標是無名指。

  “一直到原諒……一直到原諒……”

  說著朝無名指砍下去。元茂父親猛然推開了她,金子的無名指終於躲過一劫,刀插到了茶幾上。元茂父親抓住這個機會迅速將金子的右手摁在茶幾上。

  “明白了﹗明白了﹗夠了……孩子他媽,快打119﹗”

  面對剛才的劇烈變化,元茂的母親嚇得魂飛魄散。她慌忙跑過去拿起話筒,顫抖著播下119,但是過於著急撥錯號,不得不摁斷又重新撥。

  “這裡是東部移村洞……漢光公寓九棟802號……有,有個人手指頭被切斷了,小手指頭……什麼?手,手指頭?他爸,你找一找那裡有沒有手指頭?”

  奪過金子手中的刀,卡住金子手指止血的元茂父親,為了尋找被切掉的手指頭將茶幾底都翻遍了,仍舊沒找到。茶幾的周遭早已成為血泊,根本無法辨認手指頭究竟在那裡。

  “你幫忙過來找一找吧。”

  元茂父親不能鬆開金子正在流血的手,所以只能交給嚇破了膽的妻子。

  元茂母親緊貼著紫杉茶幾旁邊仔細檢查了一遍,但是因為太暗什麼也看不到。最後只能把手伸進茶幾的縫隙裡憑感覺摸索。不一會兒,一個血肉模糊的小東西觸到了元茂母親的手。好像處理噁心的蟲子一樣,元茂母親用拇指和食指小心夾住一根尖尖的物體的斷端察看了一下。斷定它就是由肉和骨頭組成的人的手指頭后,馬上遞給丈夫。然後,喘著粗氣捂住胸口一屁股坐倒在沙發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