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四章3(1)

給予土著人的未墾地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尤其北部一帶不是懸崖峭壁就是灌木叢生。我們乘坐的越野車在塵土飛揚的轍道上劇烈顛簸著前進。沿河邊跑了一程,出現一座石頭建造的電信轉播站。由此往前是荒無人煙綠色斑駁的平原。田地里長著甜瓜。路筆直筆直向前方伸去,望不到盡頭。出了城,柏油路不見了。汽車揚起漫天灰塵,幾乎看不清后面。過一陣子,田地沒了蹤影,路兩旁成了牛群游動的牧場。死了的牛就那樣扔在草原,尸體曬得脹鼓鼓的,一群烏鴉落在上面。

  現在我們置身于西部片中那樣的小鎮。鎮悶熱悶熱,到處是灰。加油站旁邊有一家酒吧樣的餐館,我們在此吃飯歇息。靠近門口那里有幾個男人興奮地玩投鏢槍游戲。昏暗的餐館里,卡車司機和建筑工人們邊喝啤酒邊吃肉餅。所有人那儼然波帕伊①的胳膊上都有刺青,從短褲中露出的毛茸茸的腿足有我腰這么粗。

  ① Popeye,美國漫畫家E·C·錫加所畫的報紙漫畫中的主人公,船員。

  “亞紀同學的亞紀,是白亞紀的亞紀?”我問坐在身旁的亞紀母親。

  “嗯,是啊。”正在發呆的她驚訝地轉過臉,不無生硬地附和道,“丈夫想的名字。那怎么了?”

  “以為是季節中的秋字來著,認識以后一直。因為信上總用片假名寫作アキ。”

  “嫌麻煩,那孩子。”說著,亞紀母親略略一笑,“廣瀨的廣,其實是這個廣。”她用手指在自己手心寫了“廣”字②。

  ② “廣”在日文中簡化為“広”。但也依舊寫作“廣”,多見于人名。

  “姓和名寫漢字筆畫相當多。所以那孩子用片假名寫下面的名字,我想。小學開始的習慣。”

  亞紀父親同在凱恩斯雇的當地導游一起出神地看著服務臺上的地圖。

  “從這里往南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塊土著人的圣地。”在日本待過一段時間的導游用流暢的日語介紹,“屬于禁止進入的地區,但可以取得特別許可。”

  “車能進去么?”亞紀父親問。

  “最后要多少走一段路。”

  “我跟得上?”亞紀母親擔心地問。

  導游男子不置可否地笑笑,小心問道:“是去撒府上小姐的骨灰么?”

  “孩子夠怪的吧?”亞紀母親回答,“臨終時像說夢話一樣重復來著。意識也可能混亂了,可我總覺得是回事。不滿足她,我們心里也不釋然。”

  我往窗外望去。金合歡樹蔭下,蓄著絡腮胡的中年土著人從褐色紙袋里喝葡萄酒。他旁邊有幾個頭戴牛仔帽的黑人少年搭伴兒走過。即使來到澳大利亞,也未能真正感到亞紀已經死了。總覺得她還在哪里,會在哪里不期而遇。

  服務生在把碩大的漢堡包和瓶裝可樂放在面前。自己很滑稽——一點兒食欲都沒有,卻一口口吃個不停。

  褐色平原無邊無際鋪陳開去。哪里也見不到像樣的樹林。干燥的大地唯有雜草提心吊膽地附在上面。風化了的山丘上長著幾棵聚在一起的桉樹。點點處處躺著據說是火山噴發沖來的巨大石塊。幾乎見不到動物,導游說大概白天在石蔭或洞穴里休息呢。柏油路面早已過去,車時不時被松軟的紅土陷住輪子。幾次從死袋鼠旁邊經過。其中一只已經只剩下毛皮貼在紅土路旁。而一回頭,尸體已被灰塵掩住看不見了。

  連續跑了一個小時,忽然出現一片蓊郁的森林。森林前面有一條小河流過。水不多,河底長著白泛泛的桉樹。河邊停著一輛野營車,周圍有兩家白人在燒烤。導游從車上下來,朝坐在地上喝啤酒的那一家走去,以快活的聲調打聽什么。對方手托裝有烤肉的紙盤,用手指著小河那邊。

  “說是河對岸那里。”返回的導游對坐在駕駛席的亞紀父親說。“我來探路。”

  導游沒脫登山鞋就走進河里,把越野車領到硬實的淺灘。白人一家好奇地朝這邊看著。車過得河,導游回到助手席。

  “好了,往前開吧。”

  幽暗的森林中有一條沙土路伸向前去。亞紀父親小心翼翼地碾著撲朔迷離的光亮緩慢地驅車前進。樹與樹之間勉強裂出縫隙,可以窺見暮色蒼茫的天空。天光隱約投在沙地上。

  “dreaming指什么,我們還不大明白……”開車的亞紀父親詢問。

  “dreaming有幾種含義,”導游回答,“一是某個部族神話上的祖先。例如對于具有Wallaby①這一dreaming的部族來說,Wallaby就是自己部族的始祖。”

  “Wallaby,可是動物?”亞紀母親插嘴。

  “不不,這種情況下Wallaby是作為dreaming的Wallaby,是他們的神話祖先。這個祖先創造了動物Wallaby和他們本身,他們和動物Wallaby同是始祖Wallaby的后裔。”

  “就是說Wallaby族和動物Wallaby是兄弟?”

  “嗯,所以Wallaby族人殺吃動物Wallaby,等于殺吃兄弟。”

  “有意思。”亞紀父親心悅誠服地說,“所謂圖騰崇拜就是這么回事。”

  “此外也各有自己固有的dreaming。”導游繼續道。

  “那又是什么呢?”亞紀父親問。

  “那個人出生時母親看到的、夢見的動物和植物即成為與其共有同一靈魂的存在。那些dreaming決不能公開,而作為個人秘密信仰對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