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三章5(2)

“我來畫房子草圖。”

  她在本子上畫圖,開始幫我做案。

  “我覺得自己好像總干這種事啊。”我驀然冷靜地反省自己。

  “對不起。”她有些可憐我似的說。

  “想盡快當回地道的高中生。”

  第二天看完亞紀,我在對面咖啡館一邊消磨時間一邊等待下班后的亞紀父親來醫院。咖啡館位于面臨大街的二樓,從靠窗座位可以清楚看見醫院停車場。車記得,不至于看漏。守望一個來小時,亞紀父親的車從正門駛入停車場。馬上就到七點。我看清他下車之后,離開咖啡館。

  我飛一樣騎自行車朝亞紀家奔去。她家住的是祖父那代傳下來的舊木屋。進得房門,走下屏風后面“吱吱呀呀”的樓梯,就是她面對水池的房間。從外面進入感覺是地下室,但從后院看則是一樓。因建在有落差的地基上,房子結構復雜,以致產生這種奇妙現象。亞紀畫的潛入路線,須先從后面樹籬進入院子,再把水池旁邊的貯藏室的門弄開。貯藏室后頭有條通道被舊木箱擋住,移開木箱進去,是正房倉房那樣的地方。這地方應是她房間的后側。

  貯藏室的合葉松了,一碰就掉了下來。舊木箱也好歹移開。按她說的路線排除障礙物前行,很快來到有印象的房間跟前。輕輕打開拉門,房間里一團漆黑,微微的霉氣味兒挾帶令人懷念的氣息。我打開身上帶的手電筒,檢查她的書桌。護照馬上找到了。關抽屜時,發覺桌面上放一塊小石頭。握了握,涼瓦瓦的石頭感滲入掌心。莫非亞紀時不時這么把小石頭攥在手里不成?

  稍微撩開窗簾,可以看見昏暗窗外的水池。水池沐浴著院里亮著的螢光燈,許多錦鯉在里面游動。一次我和亞紀站在這里眼望水池,默默注視池里悠悠然游來游去的鯉魚們。拉合窗簾,我再次環視亞紀的房間。與窗口相對的一側放一個衣柜。她告訴我最上面的抽屜有她的銀行存折。為修學旅行存的錢應該分文未動。但我沒拉出她讓我拉的這個抽屜,而拉出另一個抽屜。里面整齊疊放著亞紀的襯衫和T恤。我把一件拿在手里。往臉上一貼,她的氣味兒連同洗衣粉味兒微微傳來鼻端。

  時間已過去好一會兒了。我本想快些離開這里,但身體動彈不得。我很想就這樣待下去,想把房間所有東西拿在手里、貼在臉上、嗅一嗅氣味兒。隱約留下的亞紀氣味兒攪拌我心中的時間殘渣。剎那間,我陷入令人目眩的歡喜漩渦中,那是仿佛心壁一條條細褶急劇顫動的甜美的歡欣。第一次把嘴唇貼在一起時、第一次緊緊擁抱時的愉悅復蘇過來。然而這輝煌的漩渦下一瞬間即被悄無聲息地吸入黑暗的深淵中。我手拿亞紀的衣服呆呆佇立在漆黑的房間里。對于時間的感覺偏離正軌。我陷入一種錯覺——覺得自己已然失去她,現在是為了查看她的遺物走進這個房間的。這是奇特而鮮活的錯覺,就好像在追憶未來,被未來既視感所俘獲。我趕開沁入我每個細胞的亞紀氣味兒,勉強走出房間。

  我向亞紀報告順利拿出護照。

  “往下只等出發了。”她靜靜地說。

  “旅行準備大體就緒。最后買點零碎東西,打好行李就算完事。”

  “給你添的麻煩實在太多了。”

  “別說怪話!”

  “時常有怪怪的念頭。”亞紀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甚至想自己是不是真有病。有病的確有病,但躺著的時間里也在想你,覺你總在我身邊——這樣就沒了有病的感覺。”

  我用里面的牙齒咬碎感情。

  “瞧你,直到最近還哭鼻子,說吃不下飯來著!”

  “真的。”她淡然一笑,“現在心情非常特別。腦袋里給病塞得滿滿的,卻根本想不成病;那么想逃出這里,現在卻搞不清楚想逃避什么。”

  “不是逃,而是出發。”

  “是啊,”她象征性地點一下頭,閉起眼睛。“近來經常夢見你。你也不時夢見過我?”

  “每天都看見真人,用不著做夢。”

  亞紀悄然睜開眼睛。那里已沒有惶恐和不安的陰影,有的只是密林深處的湖水一般沉靜的神情。她便以這樣的神情問:“如果真人看不到了呢?”

  我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那樣的可能性不在我想像力的范圍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