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2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二章5(2)

“我們也還是回去看望大木君母親好些吧?”亞紀仍一副焦慮的樣子,“若沒什麼事,再返回就是。如果大木君的母親很不舒服,不是要給大木君和他家人添麻煩了?”

  “啊,倒也是啊。”

  我含含糊糊應和著,以求救的心情看著同伴。大木額頭早有大顆汗珠流淌下來。

  “傍晚我哥下班回來,那時就可脫身了。我也一直盼望這次野營來著。孝順兒子當到傍晚,夜間想出來散散心。”

  “既然人家那么說……”說到這裡,我以憂郁的表情看著亞紀。

  她似乎被大木賣力氣的作秀多少打動了。

  “那,就留下來?”

  我和大木不由對視一下。他表情如釋重負,眼睛卻在罵“你這混小子”。我在胸前偷偷合掌,沒讓亞紀看見。

  接下去的行動,兩人都快得出奇。作為大木一心想快些離開小島;我也想趁亞紀沒改變主意時把他送上船去。

  “305房間。”大木一邊解船繩一邊小聲說,“我這回報可夠高的了﹗”

  “抱歉。記著就是。”我再次合掌。

  大木坐的小船看不見的時候,我們在棧橋上吃便當。亞紀在游泳衣外面套了一件白運動衫,我只穿游泳褲。驀然,此刻這座小島只有自己和亞紀這令人眩暈的現實直擊腦門。我感覺得出,一股莫可名狀的慾望正從身體深處涌起。大木明天中午才能返回。

  便當味兒全然沒有吃出。在賦予自己的無限自由面前,我很有些不知所措。往下這足足二十四個鐘頭時間裡,我既可以當野狼又可以當山羊。從吉基爾到海德,“我”這一人格領域擴展開來。其中僅僅選取一個場所甚至讓我產生些許驚懼。這是因為,只有這選取者成為現實,其他統統消失。亞紀所看見的,只有從無數可能性中選取出來的這個“我”罷了。如此這般思來想去時間裡,最初的慾望漸漸淡薄,而生出奇妙的責任感。

  吃罷便當,拿起大木留下的釣竿去釣魚。把青虫放在鉤上拋出去,不出片刻,隆頭魚和斑鱍魚咬上鉤來。本打算當晚餐受用,但由於咬釣咬得太天真了,不由覺得可憐,每次釣上來都放生了。后來放生也嫌麻煩,索性釣也不釣了。

  棧橋上鋪的濃木板吸足了陽光,熱乎乎的。屁股坐在那裡,很容易沈入愜意的夢鄉。涼風從海上持續吹來,沒有出汗。我們互相給對方涂了防晒膏,以免紫外線晒傷。並且時不時把腳浸到水裡,或往頭上淋水。

  “大木君的母親不要緊的?”看樣子亞紀相當放在心上。

  “只是血壓高一點兒,沒什麼大事吧。”

  “不過,既然用無線電話聯繫,病情怕不一般。”

  對亞紀說的謊逐漸成了負擔。剩得和她兩人之后,“肉體關係”什麼的反倒怎么都無所謂了。把大木卷進來的計謀到現下已成功一半,可是我突然覺得事情荒唐、幼稚起來。並覺得這種荒唐、幼稚的自身形象正被人從遠處看著。

  亞紀從背包裡取出晶體管收音機,打開電源。正是“午后流行音樂”時間,男女主持人耳熟的語聲傳了過來。

  ──朋友們,每天都很熱吧?呃──,畢竟是夏天嘛。所以,今天來個夏日海邊樂曲特集。

  ──一點不錯,打電話點播也可以,只管叮鈴鈴叮鈴鈴打來就是。從點播的朋友中抽籤選出十名贈送特製T恤的喲﹗

  ──那么,下面介紹來信。

  ──第一封,風街一位筆名叫“約巴”的朋友的來信。“清彥君、洋子小姐,你們好”,你好。“我現下因腹腔病正在住院。”哦,是嗎?“天天檢查,討厭死了。”唔、唔,“弄不好,很可能動手術。好容易盼來的暑假﹗不過,人生漫長,這樣的夏天有一次也未嘗不好。”是嗎,住院?夠受的。

  ──我肚子也動過手術,上高中時候,倒是盲腸炎。住了三四天院。手術當然討厭,好在轉眼就做完了。

  ──這是我的經驗之談。盲腸炎,不知對您能否有點參考價值。但愿您的病情不重。打起精神,早日康復﹗那么,就送上您點播的節目︰南十字星全明星樂隊的《盛夏的果實》。

  “一次你為我寫了一張點播明信片,可記得?”歌曲播放當中亞紀說。

  “記得。”

  這是我想盡量避免的話題。然而她深情地追憶道︰“是上初二的時候。歌名是《今宵》吧?你撒了個天大的謊。”

  “被你訓了。”

  “不過現下成了美好回憶。你是為了能讓主持人念那張明信片才撒那種謊的吧?”

  “算是吧。”我說,“那時你有個高中生戀人吧?”

  “戀人?”她回過頭,以尖刺刺的聲音問。

  “排球部的美形。”

  “啊,”亞紀彷彿終于想了起來,“可你又怎么知道的?”

  “班上女生說的。”

  “沒辦法啊﹗其實只是我一個人的仰慕。”

  “仰慕?”

  “嗯。還是小孩子,根本不懂什麼戀愛。”

  “噢──。”

  她窺視似的看我的臉。

  “你莫不是吃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