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二章1(1)

從電冰箱拿出可樂,站著喝了。窗外橫亙著紅色的沙漠。沙漠每一天都有新的一年轉來。白天赤日炎炎,晚間卻能把人凍僵,以二十四小時為周期重復著沒有春與秋的四季。

  房間冷氣開得太大,較之涼,更近乎冷了。一下子很難相信一層玻璃窗之隔的外面鋪展的是超過五十度的大地。我久久望著沙漠。賓館四周誠然綠油油長著猶如柳樹的桉樹,也有草——盡管稀稀拉拉——但再往前什么也沒有。因為沒有東西隔阻,視線無休無止地延伸開去,再也無法收回。

  亞紀的父母乘觀光大巴去看沙漠了。說要替女兒看她未能看到的景致。也勸我去來著,但我一個人留在了賓館里。沒心緒觀光。現在所看的,是她沒看的東西。不曾看過,以后也絕無看的機會。這里是哪里呢?我試問自己。當然,作為緯度和經度的交叉點,可以通過地理名稱確認這個場所。然而那樣做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無論這里是哪里,這里都哪里也不是。

  看什么都像是沙漠,滿目蒼翠的山野也好,碧波粼粼的大海也好,人來人往的街道也好。本來是沒必要到這樣的地方來的。亞紀死了,世界淪為沙漠。她逃去了,逃往世界盡頭、盡頭的盡頭。風和沙將我追趕的腳印抹消。

  在賓館餐廳和換穿常服的游客們吃飯。

  “沙漠怎么樣?”我問亞紀的父母。

  “熱啊!”亞紀父親回答。

  “艾爾斯紅石①爬了?”

  ① Ayers Rock,位于澳大利亞,世界最大獨體巨巖,周長9公里,高342米。

  “他這人根本不行。”亞紀母親代他回答,“比我還沒有體力。”

  “你可是太有體力了。”

  “該戒煙了。”

  “我也想戒。”

  “戒不了吧?”

  “實在很難。”

  “肯定是沒真心想戒。戒只是口頭上的。”

  我似聽非聽地聽著亞紀父母的交談。他們何以能夠像常人那樣交談呢?知道他們是為了寬慰我。盡管如此……畢竟亞紀沒有了!本該完全無話可說才是。

  下了大巴,一座巨大的巖山聳立在眼前。巖石表面如駝峰凹凸不平。好幾個連在一起,形成龐然大物。幾名游客手扶鐵鏈呈念珠狀往山上爬。山的四周到處是風化造成的洞穴,巖體上有澳大利亞土著人留下的巖畫。

  路陡峭得出乎意料。不一會兒汗就出來了。太陽穴開始跳。頭頂相連的巖瘤宛如巨人胳膊上的肌肉塊。大約爬了十米,坡度好歹緩了,而出現頂端的起伏。我們翻過幾座小山向前趕去。綿綿相連的巖體突然中斷,腳下現出刀削般的深谷。透明的陽光幾乎直上直下一瀉而下,照亮古老的地層。

  從下面看似乎無風的巖頂風相當大。因此陽光也很強烈,但還不至于忍受不了。向前看去,只見遙遠的地面與天空交界處白霧迷濛,地平線模糊不清。環視四周也全是同樣的風景。天空光朗朗的,沒有一絲云絮。唯有由深藍而淺藍那藍色的微妙變化統治天空。

  我們在山麓簡易餐館吃了熱得險些把嘴燙傷的肉餅。巖山上方有賽斯奈①飛來。這里無論去哪里都坐飛機。人們從機場趕往機場。沙漠到處可以看見只能認為是拋棄的小型飛機和汽車。在這個大陸,距最近的飛機修理廠一般也要數百公里,出了故障恐怕只能任其朽爛。剛才攀登的巖山就在眼前。圓形巖體的表面交織著無數條很深的褶。

  ① Sessna,飛機名。美國 Sessna小型飛機制造公司制造。

  “活像人的腦漿。”一個人發表感想。

  同桌一個正把淋有肉醬汁的碎肉丸放入口中的女孩歇斯底里地叫道:“住嘴!”

  然而亞紀不在這樣的交談中。所以我也不在其中。此刻這里沒有我。我已迷路,誤入既非過去又非現在、既非生又非死的場所。我不知道自己何以來到這樣的地方。意識到時已經在這里了。不知是何人的自己置身于不知是何處的場所。

  “不吃點什么?”亞紀母親問。

  亞紀父親拿過餐桌一端立的食譜遞給妻子。她在我面前打開,我也一起窺看。

  “沙漠正中怎么會有這么豐富的海鮮可吃呢?”她驚訝地說。

  “這里是空運文化嘛。”亞紀父親答道。

  “袋鼠啦水牛什么的可不想吃。”

  男侍應生走了過來。由于我回答得不夠爽快,兩人要了醋漬塔斯馬尼亞馬哈魚和巖牡蠣,順便從葡萄酒單上點了價格適中的白葡萄酒。菜上來前三人都沒開口。亞紀父親給我也斟了一杯葡萄酒。喝葡萄酒時間里,剛才那個男侍應生端來了菜。我向他要水。喉嚨干得不行。

  我喝一口杯里的水,這時周圍的聲音突然聽不見了,和如水灌耳的感覺也不一樣。是聲音本身聽不見了。徹底無聲。說話聲也好,刀叉觸碰餐具的聲音也好,統統一無所聞。說話的亞紀父母只好像嘴唇在動。

  不過,誰嚼餅干的聲音倒是聽見了。聲音既像是從遠處傳來,又似乎近在耳畔。嗑嗤、嗑嗤、嗑嗤……

  那時還沒以為亞紀病情有多嚴重。我無法把人的死同我們聯系起來考慮。死本應是僅僅和老人們打交道的東西。當然我們也有得病的時候:感冒、受傷等等。但是,死和這些不同。活上好幾十年、一點點年老之后才會碰到死。一條筆直延伸的白色的路在遠方眩目耀眼的光照中消失不見,不知道再往前會有什么。有人說是“虛無”,但沒有人見過。所謂死,就是這么一種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