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29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一章9

翌日上午一到家我就給亞紀打電話,問能不能見面。她說下午已有安排,晚上問題不大。于是定于五點鐘相見。

  距兩家大體同樣距離的地方有座神社。從我家去,沿河邊路往南大約走五百米,過了橋是正面大牌坊。穿過灰塵迷濛的裸土停車場,一條長石階一直通到小山的山腰。登罷石階就是神社,從那里可以看見東面一條小路。路從住宅區中間穿過伸往國道。過得警察署前面的信號燈,往里拐進一點點就是亞紀的家。我喜歡提前一點來到見面場所,從神社院內看她走來。哪怕早看見一點點都讓我高興。

  亞紀不知道我在看她,略微弓著身子登自行車。在東側登山口放下自行車后,沿著不同于我剛才登的一條窄石階小跑上山。

  “晚了,對不起。”她喘著粗氣說。

  “何必跑呢!”

  “沒多少時間了。”說著,她長長呼了口氣。

  “有什么安排?”我看了眼手表問。

  “沒有。洗完澡吃飯罷了。”

  “那不是有時間的么?”

  “晚上了。”

  “往下打算做什么?”

  “瞧你,”亞紀笑道,“不是你嗎,叫我出來的?”

  “占不多少時間的。”

  “那,不著急就好了。”

  “所以剛才不是說了嘛。”

  “反正先坐下吧。”

  我們在亞紀爬上來的石階的最上頭坐下。街市在眼前鋪展。不知從哪里隨風飄來桂花香。

  “什么事?”

  “東邊的天空已經暗了。”

  “哦?”

  “今晚兩人看UFO①。”

  ①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之略。不明飛行物,飛碟。

  “什么呀!”

  “這個。”

  我從夾克口袋里掏出那個小盒。盒上纏著粗橡皮筋,以防盒蓋打開。亞紀也許猜出裝的什么,樣子有點畏縮。

  “取來了?”

  我默然點頭。

  “什么時候?”

  “昨晚。”

  拉下橡皮筋,輕開盒蓋,盒底現出泛白的骨屑。亞紀又一次往盒里窺視。

  “夠少的了。”

  “爺爺他客氣起來了,只取這一點點。不知是出于謹慎還是膽小。”

  她沒注意聽我的話,問道:“這么寶貴的東西干嘛你帶著?”

  “保管。爺爺叫我在他死的時候把兩人的骨灰混起來撒在哪里。”

  “遺囑?”

  “算是吧。”我講了祖父中意的漢詩,“意思是想死后同穴。”

  “同穴?”

  “就是死了進入同一座墓。若不以為兩人遲早又在一起,失去所愛之人的心情就很難平復。爺爺說這種心思大概是萬古不易的。”

  “既然那樣,不同墓能行么?”

  “啊,爺爺和那個人大體屬于婚外情,同墓恐怕還是不穩妥的吧,就想出個撒骨灰這個權宜之計。對我可是一場麻煩。”

  “不是好事么?”

  “那么想在一起,干脆吃進肚里不就得了!”

  “吃骨灰?”

  “又含鈣。”

  亞紀淺淺一笑。

  “我死了,你肯吃我的骨灰?”

  “是想吃。”

  “不干。”

  “干也好不干也好,死了是奈何不得的么。我就像昨晚那樣盜墓,把亞紀的骨灰取出來,每晚只吃一點點……健康妙法。”

  她又笑了。又突然止住笑,以仿佛凝望遠方的眼神道:“我也還是希望撒在一處風景漂亮的地方啊。”

  “墳墓么,總像是黑乎乎濕漉漉的。”

  “倒不是要說得那么具體。”

  兩人沒再笑,安靜下來,話語就此中斷。我們出神地盯視小盒。

  “心里不舒服?”

  “哪里,”她搖頭,“一點兒也不。”

  “保管這東西一開始很不痛快,可兩人這么看起來,心情好像沉靜下來了。”

  “我也是。”

  “不可思議。”

  日已西沉,四下開始變暗。一個穿白裙褲儼然神社主祭的人沿石階上來,我們道了聲“您好”。他也以粗重的語聲回了一句。

  “做什么呢?”他微笑著問。

  “啊,沒做什么。”我應道。

  “蓋上盒蓋吧。”主祭不見了之后,亞紀說。

  我往盒上纏了橡皮筋,放進夾克口袋。她看了一會兒鼓起的衣袋,然后仰臉看天。

  “星星出來了。”她說,“近來你不覺得星星漂亮?”

  “氟利昂的關系。臭氧層受到破壞,空氣稀薄了,所以星星看得清楚。”

  “是嗎?”

  我們默默看了一會兒夜空。

  “UFO沒出現啊。”我說。

  亞紀不無困惑地笑了。

  “往回走吧!”

  “嗯。”她輕輕點頭。

  就在空中最后一線光亮消失那一瞬間,我們接了吻。四目對視,默契達成,意識到時唇已貼在一起了。亞紀的嘴唇帶有落葉味兒。也可能是主祭在神社院里焚燒落葉時的氣味兒。她的手從衣袋外面碰在小盒上,再次把嘴唇用力壓來。落葉味兒更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