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一章7(1)

第二天醉意未消,頭痛,三角函數和間接引語之類根本無從談起。整個上午好歹用課本擋住臉強忍沒吐。熬過第四節體育課,總算恢復常態。便當是在院子裡和亞紀一起吃的。看噴泉水花時間裡,心情又像要變得難受,于是移動凳子,背對水池坐著。我對亞紀講了昨晚剛從祖父口中聽來的故事。

  “那,你爺爺一直想著那個人?”亞紀眼睛好像有點濕潤。

  “是那樣的吧。”我以不無複雜的心境點了下頭,“倒是想忘,卻忘不掉,好像。”

  “那個人也沒能忘記你的爺爺。”

  “異常吧?”

  “為什麼?”

  “為什麼?都半個世紀了﹗物種的進化都可能發生。”

  “那么長時間裡心裡始終互相裝著一個人,不是太難得了?”亞紀幾乎一副心已不在這裡的神情。

  “所有生物都要老的,生殖細胞以外的任何細胞都不能免于老化。你亞紀臉上也要慢慢爬上皺紋。”

  “想說什麼呢?”

  “相識的時候哪怕才二十歲,五十年過去也七十了。”

  “所以說?”

  “所以說……一門心思地思念七十歲的老太婆,不是夠讓人怵然的?”

  “我倒認為難得可貴。”亞紀冷冷地說,像是有點生氣了。

  “那么,時不時要去一次旅館嘍?”

  “別說了﹗”亞紀以嚴厲的眼神瞪視我。

  “那種事我爺爺可是干得出來的喲。”

  “你莫不是也干得出來?”

  “不,那不一樣。”

  “一樣﹗”

  爭辯不歡而散。下午理科課堂上仍沒休戰。生物老師說人的DNA有百分之九八點四同黑猩猩相同。二者遺傳因子的差異比黑猩猩和大猩猩的還小。所以,最接近黑猩猩的,不是大猩猩,而是我們人類。全班聽得笑了。有什麼好笑的?一群混賬﹗

  我和亞紀坐在教室后面,仍就祖父的事說個不停。

  “這樣子,還應該算是婚外情吧?”我提出一個重大疑問。

  “純愛嘛,還用說﹗”亞紀當即反駁。

  “可爺爺也好對方也好都是有妻子或丈夫的喲﹗”

  她思索片刻。“從太太或先生看來是婚外情,但對兩人來說是純愛。”

  “因為立場不同,有時是婚外情有時是純愛?”

  “我認為是標準不同。”

  “怎么不同?”

  “婚外情這東西,說到底是只適用于社會的概念,因時代不同而不同。若是一夫多

  妻製社會,又另當別論。不過五十年都始終思念一個人,我想是超越文化和歷史的。”

  “物種也超越?”

  “哦?”

  “黑猩猩也會思念一只母的長達五十年?”

  “這──,黑猩猩我不知道。”

  “就是說,純愛比婚外情偉大。”

  “這和偉大不太一樣。”

  交談正入佳境,老師的聲音撲來︰“你們兩個,一直交頭接耳﹗”結果,被罰站在教室后面。霸道﹗允許講人與黑猩猩有可能交配,卻不允許講超越歲月的男女戀愛﹗被罰站的我們繼續小聲講我的祖父。

  “相信來世?”

  “何苦問這個?”

  “因為爺爺發願來世和心上人朝夕相守。”

  亞紀想了一會說︰“我不相信。”

  “每天睡覺前祈禱的吧?”

  “神我相信。”她斬釘截鐵地回答。

  “神和來世有什麼區別?”

  “你不覺得來世像是根據今世造出來的?”

  我就此稍加思索。

  “那么爺爺和那個人來世也不能在一起了?”

  “我只是說我相信不相信。”亞紀辯解似的說,“你爺爺和那個人也許另有想法。”

  “神是有可能根據今世情況製造出來的。不是有急時抱佛腳這句話嘛。”

  “那肯定和我的神不同。”

  “神有好幾個?還是說有好幾種?”

  “天國可以不敬畏,但神是要敬畏的。對于讓我懷有如此心情的神,我天天晚上祈禱。”

  “祈禱別降天罰于自己?”

  我們終于被帶到走廊裡。在走廊也不屈不撓地講天國講神。講著講著下課了。兩人都被叫去教員室,被生物老師和導師分別刮了一頓︰兩人要好自然不壞,但課堂上要專心聽課才是。

  走出學校正門時已近黃昏。我們默默朝大名庭園那邊走去。路上有運動場和博物館,還有一家叫城下町的飲食店。放學回來進過一次,但咖啡不好喝,再沒進過。走過式樣古老的酒鋪,來到流經城區的小河旁。過了橋,亞紀終于開口了。

  “歸根結底,兩人未能在一起吧,”她以返回前面話題的語氣說,“儘管等了五十年。”

  “好像打算等對方的丈夫死后在一起來著。”我也在想祖父的事,“因為奶奶去世后,爺爺一直一個人生活。”

  “多長時間?”

  “已經十年了。但是對方那裡,當事人比丈夫先死的,沒能如愿。”

  “夠傷感的啊﹗”

  “也覺得有些滑稽。”

  交談中斷。我們繼續走路,頭比往日垂得更低。走過菜蔬店和榻榻米店,再拐過理髮店,很快就是亞紀的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