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休閒時,到處晃~~!!!晃出新鮮事~~~~~~!!!!!
關於部落格
  • 343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第一章4(1)

國中三年時又不同班了。但由於兩人仍當年級委員,在放學后的委員會上,一周有一次見面機會。而且大約從第一學期期末開始,亞紀時不時來圖書館學習。放暑假幾乎每天都來。市裡體育運動會結束后因為沒有訓練活動,我也比以前更賣力氣地在圖書館打工掙錢。

  此外因為準備考高中,整個上午都在有冷氣的閱覽室看書。這樣,見面機會自然多了。見面

  時或一同做功課,或休息時吃著冰淇淋交談。

  “好像沒緊張感啊,”我說,“大好的暑假,卻一點也學不進去。”

  “你不那么用功不也在安全線以內么﹗”

  “不是那個問題。近來看《牛頓》,上面說公歷兩千年前后小行星要撞擊地球,生態系統將變得一塌糊塗。”

  “唔。”亞紀用舌尖舔著冰淇淋漫不經心地附和道。

  “光‘唔’怎么行,”我一本正經起來,“臭氧層年年受到破壞,熱帶雨林也在減少。這樣下去,到我們成為老頭兒老太太的時候,地球上已住不得生物了。”

  “不得了啊。”

  “口說不得了,根本沒有不得了的樣子嘛﹗”

  “對不起。”她說,“總是上不來實感。你有那樣的實感?”

  “不用那么道歉。”

  “沒有的吧?”

  “再沒有實感,那一天遲早也要到來的。”

  “到來時再說好了。”

  給亞紀那么一說,我也覺得那樣未嘗不可。

  “那么遙遠的事情,現下想也沒有用嘛。”

  “十年以後……”

  “我們二十五歲。”亞紀做出遠望的眼神,“不過,在那之前不知會變成什麼樣,你也好我也好。”

  我驀然想起城山的繡球花。那以來應該開了兩次了,可兩人還沒去看過。每天這個那個有很多事發生,繡球花之類早忘去九霄雲外了。亞紀想必也是同樣。而且,就算小行星撞擊地球就算臭氧層受到破壞,他也覺得城山的繡球花也還是會在公歷兩千年的初夏開放。所以不著急去看也沒什麼,反正想看什麼時候都可以看。

  如此一來二去,暑假過去了。我在依然擔憂未來地球環境時間裡,背了什麼“殺盡日爾曼民族”什麼“飛黃騰達的克倫威爾 ”,解了什麼聯立方程式什麼二次函數。有時跟父親一起釣魚。還買了新CD。並且同亞紀吃著冰淇淋聊天。

  “阿朔,”突然給她這么叫時,我竟至把嘴裡溶化的冰淇淋一口吞了下去。

  “什麼呀,風風火火的﹗”

  “你母親經常這么叫你的吧?”亞紀笑瞇瞇地說。

  “你不是我母親對吧?”

  “可我決定了︰從今往后我也把你叫阿朔。”

  “別那么隨便決定好不好?”

  “已經決定了。”

  這么著,我的事什麼都給亞紀決定下來,以致我最後弄不清自己是什麼人了。

  第二學期開始不久,中午休息時她突然拿一本筆記本出現下我面前。

  “給,這個。”她把筆記本往桌上一放。

  “什麼呀,這?”

  “交換日記。”

  “ 。”

  “你不知道吧?”

  我邊掃視周遭邊說︰

  “在學校裡不來這個可好?”

  “你父母大概沒做過吧。”

  我說的話不知她到底聽見沒有。

  “這個嘛,是男孩和女孩把當天發生的事、想的和感覺到的寫在本子上交換。”

  “那么 嗦的事我做不來。班上沒有合適的家伙?”

  “不是誰都可以的吧?”亞紀看樣子有點生氣。

  “可這東西還是要用圓珠筆或鋼筆寫才成吧?”

  “或彩色鉛筆。”

  “電話不行?”

  看來不行。她雙手背在身后,交替看我的臉和筆記本。無意間正要翻筆記本,亞紀慌忙按住。

  “回家再看。這是交換日記的規則。”

  最初一頁是自我介紹︰出生年月日、星座、血型分類、愛好、喜歡的食物、中意的顏色、性格分析。旁邊一頁用彩色鉛筆畫一個大約是她本人的女孩兒。三圍尺寸那裡寫道“祕密”、“祕密”、“祕密”。我盯視打開的日記,嘀咕道“傷腦筋啊﹗”

  初三耶誕節時,亞紀的導師老師去世了。第一學期精精神神參加修學旅行來著,可第二學期開學后一直沒來學校。身體不好這點倒是不時聽亞紀提起,似乎是癌。年齡剛交五十或沒到五十。期末休業式第二天舉行葬禮,亞紀全班和三年級男女學級委員參加了。學生人多無法進入大殿,站在院子裡參加告別儀式。那是個陰冷陰冷的日子,和尚們的念經彷彿永遠持續下去。我們緊緊擠在一起,設法不凍死在這寒冷的寺院內。

  葬禮終于結束,進入告別儀式。校長等幾個人念悼詞。其中一人是亞紀。我們不再往一起擠,側耳傾聽。她以沈著的語聲往下念著。中間沒有泣不成聲。當然,我們聽到的不是她的自然嗓言,而是透過擴音器在院內播放的SN比 極差的聲音。但馬上即可聽出那是亞紀的聲音。由於帶有悲傷,聽起來格外成熟。我多少有一點悵惘──她扔下永遠幼稚的我們,一個人跑去前面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